爬聖母峰搞得很另類的「Over my dead body」 超離譜的?

文字-A A +A

爬聖母峰搞得很另類的「Over my dead body」 超離譜的?

 

※ 投出冷眼/ 看生,看死/ 騎士,策馬向前!(愛爾蘭詩人兼劇作家,192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葉慈,這是他在自己墓誌銘的詩句片段) ※

 

雖然說「那個地方不死人?」但是死,要死得其所,才可能獲致「夫復何恨」之境?君不知,有多少登山客之魂是處在「嗷嗷悔哭聖母峰」之況?嗚呼,聖母峰何其悲,鬼魂唱空山!甫於日前(2019.05.27日凌晨)成功且安全攻上聖母峰的台灣女登山家詹喬愉,在其臉書po文指出,「就這樣人生難得的聖母峰登頂路程,沒有風景,只有沿路一直跨屍體……(今年實在死太多人了,走在路上都是新鮮的屍體)。」好個「沿路一直跨屍體」且是「新鮮的屍體」!這不就成為另類的「Over my dead body」場景?想攻頂成就屬於個人的登峰造極,就踏過我的身體吧!也許有人會讚嘆說,「啊!何等生動的死亡?」

「如果我知道我將在什麼地方死去,我肯定會遠離那個該死的地方。」只是,知之晚矣,悔之晚矣!登山客,誰無家屬親人的摯愛?誰無遠大抱負去實現?只可惜,一失足或一出差錯,則一步錯、步步錯,以至於讓自己七魄悠悠飄赴森羅殿上,三魂渺渺奔向枉死城中?什麼摯愛?什麼理想?此情頓成惘然與追憶?感嘆生前聖母峰這一場明確的旅行,萬沒料到另一場死亡卻又在這裡「猝不及防」地出發了?

曾經到台灣來演講過的21歲日本女登山家南谷真鈴,她19歲時就締造日本最年輕完攀聖母峰、第2年輕完攀7大洲最高峰紀錄,被日本媒體譽為「探險界天才少女」。她在接受訪問時說,「聖母峰上都是屍體,有的鼻子、手指都斷光了。爬厄爾布魯士山時,有很危險的冰壁,2個俄國隊友就從我眼前掉落死亡;也有和我一起登頂的隊友,卻因為沒戴氧氣罩在我身邊斷氣。看著他們,說不怕是假的,所以我事前都一定會做足準備。」誠哉,多一分準備,少一分災難與遺憾,豈能當耳邊風!

據悉,今年聖母峰5月登山季,僅5月中下旬有幾天好天氣,眾多登山客把握這個攻頂機會,「一窩蜂」的上山,以至於攻頂途中「擠滿了」前往挑戰的登山人龍,上山的、下山的,一個挨著一個,此時也別怪有些人只顧自己攻頂,完全不理會他人死活,就算旁邊有人暈倒也不願意提供氧氣,因「怕自己也會死」?自顧都不暇了,還有餘心、餘力去救人嗎?斯時斯地,愛莫能助,已不是講人性、說義氣的地方和時機?也許,在那個高度,你沒法清楚地思考?這已不是倫理的問題了,大家都是靠氧氣撐著,每個人都清楚知道「如果你幫別人,你就會喪命」,甚至「成為聖母峰的一部分」?那剩下的,就只有「隨人顧生命」、自求多福了?

踩過倒下山友的胸膛或脊背!也許有些攻頂成功且安全的登山客日後在述說這一段刻骨銘心的經歷時會感到遺憾?因為在舉步維艱的當下,一腳踩在堅冰或屍體上,似乎也已經不是恐懼或顧忌了?重點在於一心一意和僅存的一口氣之下,讓自己也順利攻頂成功,才是一切重中之重?如果當下自己跨不過去或無力踩上去,甚至連自己的身體也都會成為其他登山客的「踏階」?唯有入於椎心刺骨之痛,才能發乎感人肺腑之言?嗚呼,讓生命回歸到最初的美麗。這一場聖母峰逐夢,雲飛鳥逝,真的是,驚風雪而泣鬼神矣!

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命運?「死神,永遠在找著怕死的人。(蔣中正)」活著,可說是一首綺麗而感人的詩篇,在欣喜愉悅氛圍中,卻也蘊含有一絲絲迷惘;死去,或認為是連篇的衰運且神秘的咒語,在恐懼徬徨氣氛下,總透漏出一丁點寧謐?今年登聖母峰時出現嚴重傷亡情形,問題並不是雪崩、暴風雪或是惡劣天候,有資深登山業界領袖以為,原因在於「上山的人太多」,而且是「太多登山者經驗不足」!日前一位安全攻上聖母峰的登山客說,「(聖母峰)峰頂平坦的部分據他估計只有2張乒乓球桌那麼大,但上面擠了大約15到20個人。要想上去,他得跟一群同樣穿著厚厚的外套的人擠在一起,在幾千英尺高、冰封多石的山脊上排幾個小時的隊。」有時候,「等待」也是登山的一部分,恐怕都得列入攻頂的考量?

生寄也,死歸也!在這個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高峰中,生存條件非常嚴峻,「目前人們在珠穆朗瑪峰(聖母峰)登山路線上已知的風乾屍體已經超過200具,每一具都帶有一段比任何劇本都驚悚的秘密。」在這極巔之上還有什麼秘密?說穿了,在這種地方你只能別無選擇的自救。萬一自己遇到了不測,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只能感嘆說,「浩氣還太虛,丹心照萬古,生前未了事,留與後人補。」前有古人,後有來者,山徑上永遠不乏「前仆後繼」的勇者!有人就誠摯的呼籲,「我們從不缺乏說走就走的勇氣,但是在走之前還是應該考慮自身的因素。」誠哉斯言!山就在那裡!山也永遠在那裡!放下掛在心上的執著,登山才得自在,也才能契入大山的修練法門!

聽說,在西哲柏拉圖的墳墓石碑上刻著:「在這大地中間埋葬著柏拉圖的屍體,而他不朽的靈魂則與神同在。」但橫陳躺臥在聖母峰上的屍體,他們的靈魂是否也跟聖母峰同在?罹山者,其身前已不可想,身後又不可知?生者,言有窮而憾不可終?後之欲攻頂者,其知惕也歟、其不信邪也歟?聖母峰朔風野大,嗚呼哀哉!

~ 百岳老查 2019.06.03.

 

附 記:

1.照片一引自2019.05.28.聯合新聞網。聖母峰過去幾天因天候良好迎來攻頂人潮,但人多導致亂象叢生,登山客為了自拍推擠,約兩張乒乓球桌大小的峰頂擠了快20人,這座全球最高峰彷彿變成了擠滿人潮的動物園,而不幸的是,在未有雪崩、大雪或強風等天災發生下卻有至少10人喪命,登山老手與嚮導業者歸咎人潮,尤其是大批毫無經驗登山客湧入,紐約時報報導更直指是尼泊爾政府濫發登山許可證釀禍,並認為有些人的死是可避免的(記者編譯陳韋廷)。

2.照片二引自2019.05.31.東森新聞雲(圖/達志影像/美聯社),爬一趟世界最高的聖母峰(珠穆朗瑪峰),你認為該花多少錢?根據坊間的登山社包套行程,價格從3萬美元(約台幣92萬元)到10萬美元(約台幣300萬元)不等,而登山專家直指,這一個月來發生的接連多起的登山客死亡事件,元凶不是人潮過多,也不是天氣因素,而是「廉價旅程」。某部分的旅行社為了吸引遊客,推出不到台幣百萬的行程,但是裡面並未包含私人嚮導、專業攀登設備與保險,「無法獲得足夠的保護、高估自己的能力,都是造成憾事的主因。(記者張方瑀/編譯)」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402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爬聖母峰搞得很另類的「Over my dead body」 超離譜的?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2,569篇報導,共10,48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2,569篇報導

10,48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