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作揹工就是登山團隊中的一員 允宜跟隊伍同行止

文字-A A +A

協作揹工就是登山團隊中的一員 允宜跟隊伍同行止

 

登山協作或揹工,他就是整個登山隊伍中的一員,雖說渠等人員身負重物,有時候會要求領隊允許其自行先走,直赴下個宿營地,很多領隊也許考量協作跟著隊伍走,走走停停很累人,因此會作「人性化」的考量,允許協作脫隊先行?殊不知,「問題」極可能就出在這放行獨走間?「問題」或可能出現在隊員之間、或許發生在協作身上?隊伍分散致無法發揮團隊最大因應能量,這已不是遺憾的問題可一筆帶過?

紀律是自由的第一要件。以前曾經有過一段時間在登山社團走動,只要百岳老查能主導的隊伍,協作就是隊伍中的一員,當然要和隊伍同行止!如果是隊伍中私人所請的協作,該協作也算隊伍成員之一,也就是要繳團費、要分攤揹負公糧公裝,並接受、配合領隊及嚮導的整體運作!雖然是隊員自雇者,幫該出錢者做事,但隊伍是整體的,沒有個人的行為或任性。畢竟,「成於一、敗於二三」,在深入崇山峻嶺中,唯有「安全共同體」的齊一觀念與統一步調,才是最被考量的!

就舉百岳老查熟識且一同登過山,已罹山的協作吳明旭為例。吳兄他曾是中央山脈大縱走79天的勇士之一(2006.10.13-12.31.吳兄擔任裝備管理兼導航,該行他以52公斤體重背負57公斤的裝備),為人低調、客氣、內斂、文筆不錯,每與百岳老查在網路平台上切磋一些登山觀念及書寫心得。他2012年11月09-15日受僱於新北市三重某登山會,擔任能高安東軍縱走之揹工(一行11人,9名隊員、2名揹工)。吳兄於11.12.早上是隊伍中最後一個離開能高南峰南鞍營地(領隊帶著其他隊員早已先行出發多時了),當天的行程預計走到屯鹿池宿營,但因領隊狀況不佳,走到萬里池就因體力耗盡而累倒,也因為全部帳篷都在吳兄身上,全員在惡劣天候下(下雨,攝氏6度低溫)就地露宿。豈知吳兄一人已在光頭山前跌落二百多公尺深的斷崖(即光頭山北邊3159峰附近),無人知曉(3天後遺體才被找到)?致使該趟之女領隊死亡(入山前已有感冒,失溫加上高山症發作)、吳明旭揹工墜崖身亡!本可不必然會發生的事,就因為領隊允許揹工獨自一人行走,造成一連串的惡性效應,儘管這個教訓代價如此大,但有多少領隊嚮導記取呢?不記取歷史教訓者,歷史必將重演!也許,「人類從歷史學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沒有從歷史中吸取任何教訓。(黑格爾)」

跟隨那些過於自信或大而化之者是最冒險的舉措,因為他要面對的是一個完全無法預測的危險境遇?日昨,同樣發生在能高安東軍縱走這條路線上,布農族資深協作高拉士官長,也因領隊允許他脫隊先走,豈知他因不明原因在卡賀爾山前步道上罹山!設若該隊(5人小隊)全員都走在一起,一同行止,也許情況會不一樣也說不定?就像清代乾隆年間學者紀曉嵐在《閱微堂筆記》裡說的:「事出反常必有妖。」一次次血淋淋的教訓,五分鐘的熱度一過,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痛?然後就等下一次的必然?哀哉!

由於日前布農族協作高拉在能高安東軍縱走步道上「離奇身亡」,此案例如果不是突發致命之疾病,那真的要好好釐清楚,以為所有山友之警惕!據該「案件」隊伍之領隊也就是「台灣三六八」登山社團的創辦人陳先生所述「可能」的意外情況之一,略以:「當時我見到他的情況是,臉發青腫脹到我認不出是士官長,以為是別隊伍的協作坐在(步道)上休息,他在路徑上並無摔落,當時因為他坐在上坡處,我們看不到他脖子的地方,叫了他沒反應,想說也睡太熟,我們就從一旁繞路上去,結果發現他脖子被揹帶纏繞,才趕緊解開但很緊解不開,需要把背包抬起來才可解開,解開途中發現背架末端尖銳處頂住他胸口,他的嘴邊有血跡,但卻無明顯外傷,疑似內出血,我們有實際模擬可能發生此狀況的情形給檢察官看,因我自己有在揹鋁架,大概能理解,那個地方是一個有落差的地方,在我們背重物時,我們喜歡找這種地方,背包靠著休息,我研判他當時轉過來靠著背包休息時,並把背包卸下但很有可能沒注意有沒有放穩(背架為了好背,我們都會翹高,底部並不會是平的,因此若沒靠好靠穩,很容易傾倒),可能在雙手退出肩帶並且在落差(背包)下方休息時,背包往右傾倒,左側肩帶套住他的頭,背包有重量導致翻轉肩帶纏繞,我們用背架模擬還原此情況基本上跟事發現場完全符合,加上背架末端頂住胸口,基本上已形成三角固定,他無法動彈,加上頸動脈勒緊,不出30秒就會昏迷,沒多久就會停止心跳呼吸,我們將他解開實施心肺復甦術時,他發青腫脹的臉就漸漸消除並回復正常血色,這樣勒的力道之大…。」

如是我聞,惟說服力不夠大:1.高拉此行揹負公糧裝約28公斤(若再加上其個人物品,該次鋁架負重約在40公斤多一點?)如此重量而且已經擺在地上了(資深協作一定會找到適合且安全的地點,才會停下歇息),即使鋁架歪斜倒了,怎會瞬間把人勒斃?縱使如陳領隊所推測的「三角固定」,但在簡單地形且才40來公斤就無法動彈了嗎?高拉沒有自救嗎?2.百岳老查最早爬山時也揹鋁架背包(因不習慣,幾次之後就沒再用了),說會被放置在背後當墊背的鋁架背包腳戳到心窩,百岳老查實在不解?3.脖子即使瞬間被勒住,撐個幾十秒或百秒是可能的,這時間難道無法替自己掙脫出一點「喘息空間」?

以案例為鑒,是百岳老查關心且想釐清山難事件的用心,唯有把問題癥結找出,讓大家有所警惕與防範,這是重點所在!本文旨在強調一支隊伍在高山上的「完整性」,也許可以化解一些不必要的困擾?否則,散兵游勇那跟獨攀有何差異?以山難血淚史為惕,可以知安危。山難教訓不該被忘記,一有新案例發生,自當檢討出原因進而擬出避險方針,在山裡尤其深入崇山峻嶺間,不能隨便,更不能便宜行事,須知魔鬼就在無所謂或日久玩忽中滋長。「唯一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直覺。(愛因斯坦)」但是對於登山出事的機率問題,直覺卻常常給出錯誤的答案?登山人,豈能輕忽?

~  百岳老查 2020.09.21.

 

附 記:

照片一.引自2013.04.23.自由時報(資料照,記者花孟璟翻攝),是登山界資深山友吳明旭去年底受僱擔任登山背工攀登能高安東軍,卻墜崖摔死。另,網路上有篇與吳兄同團的某山友,她為文指出,「2012年11月12日…清晨5:30準備出發,協作員吳明旭個人帳篷還沒拆,全員等了二十分鐘,他仍然還沒出帳篷,領隊走進帳篷交談後跟我們說:『他還要睡一下後會跟上來』要我們先走,寫到這裡我的心麻了,深深地嘆氣,太多的眼淚也喚不回遺憾!那天清晨為何他沒有走出帳篷,到底是貪睡還是身體有狀況,這個謎永遠埋葬在能安斷崖下370公尺他墜落的山壁中永遠塵封。」

照片二.引自2020.09.10.嘉明湖熊出沒企業社臉書之貼圖文,「2020/09/10高山嚮導揹工協作士官長:高順隆(高拉)因故身亡,請節哀。用頭頂揹起自己的人生,無怨無悔結束揹工生涯!熊出沒企業全體同仁在此向士官長:高順隆(高拉)致敬!感念2018年曾經一起共事擔任嚮導的時光!」

百岳老查回應1:

正因為藝高人膽大,很多領隊、嚮導乃至一般山友都有自視甚高的「毛病」,也很容易出現「忘了我是誰」的得意忘形?在登山這一領域,面對的是變幻莫測的大自然,以及一個每天體況都不太一樣的臭皮囊?當大自然及小自我這兩個變數都俱在時,深入山區一定要時時、處處保有戒慎恐懼之心,一要服膺順應自然規律,二要嚴肅看待自己身心狀況。不要心存僥倖,不要高估自己能駕馭大自然變化,至於身體狀況撐一下就過了?果真如此「目中無山,心裡無我」,出事甚至殞命都只是剛好而已?此乃「善泳者溺於水」之謂,豈是虛言!  百岳老查 2020.09.21.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1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向山致敬 一放就亂 一收就死?

2020-11-16
瀏覽:
1,063
推:
0
回應:
0

聆聽你心頭上那座山在歌唱

2020-11-09
瀏覽:
799
推:
0
回應:
0

登高山 被團隊丟包的感覺 既無奈又危殆?

2020-11-02
瀏覽:
1,074
推:
19
回應:
0

徜徉山林 尤其要閱讀山林的精采

2020-10-27
瀏覽:
989
推:
2
回應:
0

登山猝逝 死神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突襲登山客?

2020-10-19
瀏覽:
1,331
推:
0
回應:
0

放閒邁步上山巔 雲深路遙有洞天

2020-10-12
瀏覽:
1,251
推:
0
回應:
0

登山不難 但大腦無法消化山給予的一切

2020-10-05
瀏覽:
1,360
推:
1
回應:
0

揹一百公斤攀登陡坡 是難能而能 是驚嘆加讚嘆

2020-09-28
瀏覽:
1,650
推:
1
回應:
0

心在山林嵐煙有無中…

2020-09-24
瀏覽:
1,144
推:
0
回應:
0

協作揹工就是登山團隊中的一員 允宜跟隊伍同行止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1,146篇報導,共11,333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1,146篇報導

11,333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