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山 被團隊丟包的感覺 既無奈又危殆?

文字-A A +A

登高山 被團隊丟包的感覺 既無奈又危殆?

 

※ 雲山蒼蒼,溪水泱泱,非知音不能聽。被丟包,只聞強風嘯林山,何嘆腳程慢落單,撐傘獨宿山徑邊,誰怕?散兵游勇各自安。呼呼秋風吹心寒,冷顫,不見隊友回頭探,此一團攀照應難,情何堪,毋須責友與哀怨。 ※

 

半山腰夜獨宿,一支隊伍兩地睡,三更驚夢情已寒?被丟包,特莫名,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會「翻臉」?萬一這個被丟包的人是你,你怎麼辦?當下除了思索被丟包的原因之外,更要積極去處理接下來該做的應變?總得把眼前難關先克服!尤其在高山上被登山團隊給丟包,那可會出人命的,豈容如此惡搞瞎搞?在山域,怎可玩這種丟包把戲?

日昨(2020.10.27.)傳有一支來自新竹的6人登山隊,10月23至26日去爬七彩湖(海拔2980公尺),行程第2天,其中這位50歲的彭姓女山友因腳程較慢落單,沒想到另外5名隊友竟將她「丟包」了?「彭女落單之後不敢摸黑亂走,當晚在林道邊紮營,雖然有自備飲水、乾糧,但沒有帳篷,因此只能靠睡袋、露宿袋,並用雨傘遮住頭部撐過漫長的夜晚。」雖然這個隊伍成員彼此都熟識,也都知道彭女的腳程比較慢,每次爬山都會殿後,隊友們也都認為彭女的登山能力沒問題?儘管如此,還是不能在高山上把人給「丟包」?因為這是,互信、責任、道義與團隊精神的展現,在高山上突然「拆夥」,何其沒道義?何其不負責任?登山界朗朗上口的「生命共同體」,在哪?

該登山隊員們傍晚抵達57K處的七彩湖紮營,紮營時發現彭女未到,不知這5位勇腳者當晚的心情如何?就因為落單而讓她一個人「自生自滅」嗎?這哪像一支彼此熟識的隊伍該有的作為?而是隔天早上才對外求援,並放棄登六順山行程,折返下山找尋彭女,彭女也在隔天一早放棄行程自行折返下山,隊友順利在林道25K處找到她。一早南投縣消防局獲報也緊急派員協尋,還加派越野機車、出動空勤直升機全力搜索。找到彭女時,發現她只有腳起水泡、並無大礙,在搜救人員協助下於25日順利下山。才結束這場「鬧劇」!另,2019年8月中下旬也曾經發生過一則登山離譜丟包案件,某領隊在群組內廣揪登塔曼山(註,位在拉拉山附近,H2130M,新北市第一高峰),一台遊覽車的登山團,其中一位女團員因為迷路打119求援,豈料她在山上求救時,她的領隊卻已經帶著一遊覽車的隊友乘車在賦歸途中,還好該小姐會報座標,隔日凌晨消防隊員就找到她並陪同回到停車場。這種領隊真有可能會「誤人誤己」?或因領隊疏忽而釀隊員罹山悲劇?

記得好多年前,百岳老查參加台北縣(新北市)某登山社團去走「馬博橫斷」,第二天下午2時從「秀馬廢棄山屋」往馬博拉斯山續行,走在隊伍中間的某隊員未告知任何人就擅自脫離隊伍(事後,他說去上大號),至晚間吃飯時,發現該隊員未到,此時誰還吃得下?決議隔天天一亮就撤退,分兩組且沿路搜尋,搜尋回到秀姑巒山登山口時,巧遇某登山隊的某領隊他表示:「(該擅撤隊員)昨晚宿於白洋金礦山屋,今晨已下山返家了」,此時大夥心上之石頭才卸下,該行程也就這樣撤退了!這種不告而別的舉措也是扯到爆?

從自己的過失中吸取教訓是聰明,從別人的過失中吸取教訓是智慧。以百岳老查的經驗:

1.每次上高山,背包裡面一定有兩塊地布(一人份),碰到狀況即使帳篷不在身上,也可應付自如(一塊當地布,一塊當天幕);背包裡也會有一些簡易處理的預備糧。

2.若發現自己的節奏跟不上隊伍時,則要趕快跟領隊嚮導反映,最不可讓自己掉隊下來而且無人知道你已掉隊?感覺自己被單獨拋棄在荒郊山野,是一件很驚悚的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3.登山的你最好要具備一點掌握方向的能力(會看地圖與報座標的能力),登山是一項有風險的活動,一旦上了山,安全絕對是你個人要對自己負最大的責任!

4.跟對登山社團,萬一不幸出了問題,「上馬的時候有人扶,摔倒了有人攙。」這才是你要跟的有口碑社團及領隊嚮導,不要胡亂跟隊!

5.絕不能把自身安危全押在免背公糧睡袋的商業團上?即使要參與這種團隊,自己得先練一下體能且要具備一丁點登山概念(保命東西要帶在身上),萬一有了狀況,或許還能自救?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患難識人,泥濘識馬。也就是在快樂時,朋友會認識我們;在患難時,我們才會真正認識朋友。一支登山隊伍,不管是自組隊或參加登山社團,每個人對隊友多一些關心、耐心、愛心,這支隊伍極有可能會創造出既快樂又安全的歡樂山行?如果組成分子,各顧各的,各走各的路,或安或危,或生或死,沒人注意也沒人在意,這還像個團隊嗎?想不出事也難?團隊中,假情假意落盡,物是人非,恐怕連山也會哭泣、也在哭泣!

~  百岳老查 2020.11.02.

 

附 記:

「我能做的,就只有一個人孤軍奮戰,默默在角落裡舔傷流淚,自己依靠自己重新站起來追上前去。」上述被丟包的彭女獨自在無帳篷情況下的山區過夜,還好當晚天氣不差,這回她「賭」贏了!設若當晚風雨交加,氣溫有可能降到近0度,除非她求生概念及技巧都不錯,再加上一點好運氣,否則一個晚上就GG了?如果她有個三長兩短,同隊的其他5位「勇腳仔」,你們可能會有一些法律上的麻煩?登山界不是一直都在呼籲要「團進團出」,也就是說「登山隊伍不可拉太長,應經常保持可前後呼應之狀態,隨時注意隊友狀況。」山友們你千萬不要把這呼籲當耳邊風,這是自救救人的基本,如果連最基本的都做不到,還談什麼犯難與共?還算登山的好朋友嗎?照片一.是百岳老查於某年月日的那一趟「七彩湖、六順山」之旅,在七彩湖畔所拍照。照片二.引自2020.10.26.自由時報(記者劉濱銓翻攝),是新竹6人登山隊到南投爬七彩湖,彭姓女山友(左二,白帽、粉紅衣)落單獨宿,隔天隊員趕緊報案並折返找人,最後平安尋獲並與搜救隊會合。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5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登高山 被團隊丟包的感覺 既無奈又危殆?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0,163篇報導,共11,637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0,163篇報導

11,637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