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聲 就是東卯山台灣黑熊的輓歌

文字-A A +A

槍聲 就是東卯山台灣黑熊的輓歌

 

※ 滑落過長空的下坡,我是熄了燈的流星/ 正乘夜雨的微涼,趕一程赴賭的路/ 待投擲的生命如雨點,在湖上激起一夜的迷霧/ 夠了,生命如此的短,竟短得如此的華美!(節錄鄭愁予的詩) ※

 

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曾經對山林那份眷戀穿梭山間林壑,基因裡曾經有過的那份牽掛與警覺始終在心底翻滾!只是,一聲槍響劃過寂靜夜空,我那份原本的純真終抵不過人類兇殘的殺戮,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且容我將我的凡間俗名~東卯山台灣黑熊弟弟,刻進我多舛的生命裡!原本在眉宇之間對人類的那份既敬又懼的心情,都將是我無力的筆觸向山林作最後的塗鴉與告別!縱然,人心澆薄,世態炎涼,帝力與我何有哉?到如今,薄涼的霧雨洗不去我對人間山林的短暫記憶,再別了,我的族類們。我腦海裡依然閃爍著你們優遊自在的身影,依然漫漫戲鬧於溪谷淺流中,我心已無恨,盼望對我的槍聲能喚起人類貪婪無已的企求。魂已斷,空有夢相隨。再別了,我曾經最愛的台灣山林。

死亡,是為了證明我已然存在過。我仍留在山林裡的兄弟姊妹族親們,在斷氣前,我快速地回顧這段曾經活耀於山林的美好時光,但已如昨日黃花,且自寬心又能奈何?我很珍惜縱橫山林的瀟灑與溫柔,清風徐來,柔月照面,在夜下林間訴說著點滴心情,那知這就是我吟就的一場死生契闊、一場欲歌天下的凶兆?憑誰問?為何我命如此這般多舛傷懷?暗暗裡深埋著默默眷戀、苦苦思念那片已然不屬於我的山水林間。不是我的終究不是我的,我終歸是這片山林的短暫過客,我被遺棄掩埋在偏僻溪谷邊,子彈貫身,遍體鱗傷,雖極力掙扎哀號,可誰聽見?我的同袍抑或人類?此時的我發現氣若游絲是多麼的脆弱和無力。據悉,涉案嫌疑犯田姓及馬姓男子,為武界部落原住民,兩人平時住埔里鎮,偶爾會一同到武界部落山區來打獵。真的是冤家路窄,致今日連命也無?嗚呼哀哉!

我身不由己地來到人間這片山林,死亡就是貫穿我一生與山、與人的問題。2020年10月1日(中秋節)第一次誤中「山豬吊」陷阱,我對這鋼圈一點轍都沒有,我不得不忍痛啃咬自己而導致前腳更大的傷口,掙扎近18個多小時,才被救脫困。2個月癒後就把我野放回東卯山(此時我的野放編號是711),人類說:「重返野外的家」是傷癒野生動物的最佳選擇。2021年1月21日,我第二次在果園又誤中了「山豬吊」,就這樣我接受了495天的收容與照養。經評估後,認為我是在人類活動區域「高度接觸」的個體,說我習慣於在有人生活的地方「流連忘返」。所以野放評估的考量就必須更加謹慎,最後於2022年4月12日以「新編號568」把我第二次野放到南投信義鄉丹大山區,並持續追蹤監控我的活動情形,豈料在5月6日便失去衛星接收訊號,林務局工作團隊於隔日啟動搜索,5月9日我被人槍殺並把我掩埋在仁愛鄉法治村武界部落舊鄉道投71線11.2K上方的荒僻溪谷,原本配戴在身的衛星頸圈也遭到拆除,我的頭骨也有碎裂,顱內也發現金屬碎片。研究保育人員原本期待我從此能夠在新環境悠遊徜徉山林間,但歹命如我,幸運之神從未眷顧,僅隔27天我就遭槍擊殞命了。嗚呼,我何辜?為何對我殺絕?雖南投地檢署已指揮偵辦,但我命沒了,誰還我命來?

包括我黑熊在內,沒有人會想要死,即使那些想上天堂的人或生物,也都想要活著上天堂啊!而有關於我的這齣「二救二放」大戲落幕了,我終究無法逃出人類的魔掌,作為一隻野生的台灣黑熊弟弟,我夫復何言?天要亡我、人欲亡我,我何能逃?「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叫我不要接近人類、不要趨向人類的場域,但環境已被開發得如此,人獸活動場域已多所重疊,我雖日夜戒慎恐懼,也時時提醒自己不得越人類的雷池一步,可防不勝防,今天落得如此下場,我又何怨?生活圈子決定我的命運。只能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我!

嗚呼,雲浮群山,月沉西陸,花落深林,霧罩溪谷,無端挨槍,能不面山而長嘆耶,嗚呼哀哉!

~  百岳老查 2022.05.23.

 

附 記:

給台灣黑熊一個安全無虞的家!這有多難,也許很難,至少近十數年內幾乎不太可能實現?畢竟,台灣的保育教育宣導仍有待推廣落實,保育觀念亟待強化並深化於國人生活當中,否則被「人為致死」的野生動植物將無日無之!就以台灣黑熊為例,2019年粗估約有200至600隻,但距「安全族群數」最起碼要達到2000隻,還有相當空間待努力?照片1.引自2022.05.22.自由時報(民眾提供),是東卯山黑熊曾數次受困農友設置的陷阱,前肢被鋼索困住。照片2.引自2022.05.11.自由時報(林務局提供),是工作人員將東卯山黑熊遺體裝袋,運送至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解剖以鑑定死因。

百岳老查回應1:

一切有情眾生皆平等豈是隨便說說的話語?人對其他物種的無謂殺戮何時了?以萬物之靈自居的人類,是不是該嚴肅思考一下應尊重其他物種應有的「生命權」?曾在網路上看過這麼一則訊息:牧場裡一頭準備送往屠宰場上路的豬隻,牠「安靜轉頭凝視牧場主人,而留在豬圈裡的豬隻,也群起仰天咆哮。」聽說,牧場主人因為看到這一幕而淚流不止,從此將牧場轉型為動物收容場。嗚呼,利益眾生不該只是口號,慾念、貪得之心太重的人類放下無謂的屠刀,多給其他物種留下些許活路?敬佩於早期台灣原住民那種樂天知命的生活觀:「漁獵活動,除了各族群有自己的獵區、河段之外,為了永續生計,保障獵物的源源不斷,大多只獵取所需,且遵守動物繁殖期禁獵之規矩。」這個順天應物的「規矩」,如今安在?哀哉!  百岳老查 2022.05.23.

百岳老查回應2:

山友ViVi Tseng留言說:「想念東卯黑熊。一直關切牠的行蹤與故事,沒想到野放後應該盡興徜徉台灣山岳的祂居然死在獵人槍口,活活被打死,難過不捨….百般不捨!聽說鳶嘴山及稍來山域在我登爬這幾年也曾經出現黑熊蹤跡⋯⋯我總是認為祂就是東卯黑熊,總是會想親眼看見祂…….無奈噩耗….傷心。每每想到面臨殺戮當下的祂,那種苦痛…不自覺也淚流,願東卯黑熊的靈魂悠遊台灣山岳,徜徉山林護佑萬物生靈。」

百岳老查回之曰:

登山人,愛屋及烏,愛山裡面的一切生物,願其生,不忍聞其苦,尤不忍見其死!人人愛命,物物貪生。唯有任其自然,物物始得相應趣,陽關道、獨木橋,各行其是,彼此豈有衝突或矛盾可言?乍聞黑熊被子彈穿身,至感震驚與憤怒,人又何需如此兇殘對付其他物種?行惡造因苦報果,其日不遠矣?感恩ViVi Tseng的菩薩心腸!  百岳老查 2022.05.23.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626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槍聲 就是東卯山台灣黑熊的輓歌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70,117篇報導,共11,97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70,117篇報導

11,97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