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山情千萬束 卻只剩得一縷孤魂飄然…

文字-A A +A

心有山情千萬束 卻只剩得一縷孤魂飄然…

 

※ 匆匆,太匆匆,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來不及告別,來不及說明這一切。曾經的笑眼淚眸、曾經的深情纏縛,都賦予一陣崩崖塵煙俱散。太快破滅,夢中的樂園怎如此破滅的急?留下的點滴瑣碎,證明了曾經人間來去! ※

 

走著走著,離隊伍越來越遠,來到一處崩坍地形,自忖應等其他隊員都到時再逐一通過,還是自己逕行通過?最後選擇了自己逕行,只是在通過時突然感覺到身體像羽毛般的飄逸輕然,卻似乎是在緩緩地墜落,正因為這種墜落感很空虛、很輕柔,輕到讓我有閒情去欣賞這一路風光,但似乎已偏離了登山步道?像是在雲端飄逸著,有不知所終的強烈感?這處危崖斷人腸,凝視崖底,我的身體怎麼靜靜地躺在那裡,而在飄逸中的我卻無感逕自地飄走了,我似離群雁?從此,我的時間滴答且沒意識的流著,無聲無影!

在登山之前,我就已經聽說、認知到類似的情節?過了鬼門關之後(此關非北二段的鬼門關山),有一條叫「黃泉」的路,路上行者有的如旅遊般的悠閒,也有的是愁容滿面般地哀傷?有一條叫「忘川」的寬廣大河,河水悠悠黝黑淒凍?有一座叫「奈何」的橋,橫跨在忘川之上,是單向道,人人都得魚貫依序地過橋?而現在這個場景都一一呈現在我飄逸的行程上。此時,我才驚覺到我不是在爬山嗎?山景在哪?我的隊伍又在哪?我怎麼會到這個陌生場域呢?來這裡做什麼?一路上的這些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我怎都不認識?此路無知己,筆直的行道上大家怎麼都默默無言,只是頭低低的趕路?

正在納悶之時,耳際裡突然響起這個聲音「爾來了!請按先來後到順序,一直往前走,聽從指示行動,不許有個人的自由意見或行為!」不知走了多遠路程、過了多少時間,終於來到這座奈何橋頭,橋頭有座稱為「望鄉台」的高亭,「每個人都得上台去看看家鄉最後一面,每人限30秒!」一晌凝情無語,這時我才看見我的家鄉、我的國家風景是如此秀麗、如此宜居,難怪被稱之為「寶島」,而我又怎會突然離家這麼遠?橋尾的那一頭,有位老婆婆擺個攤位,攤位上放了很多裝有湯水的免洗杯,且有個告示牌寫著「歡迎喝下孟婆湯(忘情水),每人限一杯,喝完後空杯放入旁邊垃圾桶內再上路,謝謝!」

說也奇怪,喝了這湯之後,我腦袋裡空空的,「眼裡的人影慢慢淡去,眸子如初生嬰兒般清徹」,至於家、國、父、母、妻、兒怎都沒印象了?國名、家人名字等什麼也不記得了?「往事勿追思,追思多悲愴。」我最愛的馬拉松、登山、攀岩、溯溪、三鐵、自行車等似乎都不可得了也很陌生?此刻不禁害怕起來,直問「我怎麼了?我還是我嗎?」我思那個故我,已然不見了,而現在的我又是誰?離去無須頻下淚,只想大哭一場,我忍不住地,頭涔涔而淚潸潸,但淚咽卻無聲!

「今朝此為別,何處還相遇。」難道,這一切都成了過往?人世間的一切風光點滴都成為了雲煙?我,正在趨向一個全然陌生的國度?嗚呼,一上崩崖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我死了嗎?若然,我先去天堂幫山友們探勘踏查,請不要太想我,嘆萬事俱忘,惟有死別。究竟「死亡是最後的睡眠?」還是「最後終結的醒覺?」山友們,你以為呢?

~  百岳老查 2023.03.06.

 

附 記:

奈何橋畔心茫茫,望鄉台上特倉皇,眼睜望盡我家鄉,妻兒老小伴柩旁,親朋好友聚靈堂。嗚呼,幾度行山,幾多悲歡,豈知魂斷空有夢,黯黯前路無處問,更那堪淒涼這回眸,一看腸一斷,遠去莫回頭。再別了,曾經縱橫的崇山峻嶺……及我的愛。本照片均引自2020.07.30.聯合新聞網/健行筆記/小威。是中央山脈北二段,過了無明山之後,即是鬼門關山,下此山這幾乎快垂直的斷崖,需要非常小心,尤其是雨天有其危險性。用此鬼門關山照片,只是呈現鬼門關之「意象」而已。另,為方便陳述,本篇特用第一人稱書寫,併此說明。

百岳老查回應1:

禍福惟天所命,乃世俗之論矣?山域難行,人身難得,刀崖劍峰致行山者侷促不安?強渡關山乎,趨吉避凶乎?天寒路滑馬蹄僵,崩崖險,蹄聲碎,淒風凍臉,殘陽如血,一失足,人生豈可重來?嗚呼,「生未必可喜,死未必可哀,生命若無尊嚴,何喜之有?死亡若有尊嚴,又何必悲哀?(聖嚴法師)」  百岳老查 2023.03.06.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746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心有山情千萬束 卻只剩得一縷孤魂飄然…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88,850篇報導,共12,90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88,850篇報導

12,90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