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與人權

文字-A A +A

     台南鐵路地下化是否該繼續推動?一直以來都是台南爭議的焦點,「別把財團的快樂建立在市民的無辜上!」、「還我家園、還我血淚!」斗大的黃布條噴上有些凌亂的黑字,相信只要來過台南的人都不會忘記。這一幅幅巨大的訴求,象徵的是被拆遷戶的決意,每一幅似乎都深浸著他們的淚水、而每一滴淚,更像是老人們在惡夢裡苦熬出來的恨的結晶。
     今天的台南很不尋常,灰灰的天空下起濛濛細雨,我揮衣揮衣袖,決定深入那與命運搏鬥、將被拆遷的四白零七戶人家,在這裡,黃布條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為潦草的字跡寫在由各種零件組成的疑似布條的東西,舊衣服、舊式米袋、白浴巾等等,上面沒有相當厲害的Slogan,沒有押韻的字句無法讓人耳目一心,卻能在心中挖下一深陷的坑,雞皮疙瘩啊我這麼想道,一想到他們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去寫這些字,想到那些畫面,我就不由得傷心起來。
     大地的情誼
      「家欸土地(這裡的土地),巄戲覽阿公阿爸辛辛苦苦攬下來欸(都是我爺爺爸爸辛辛苦苦賺來的),挖底家生活50年了,挖真正無法度看到這個厝給人拆掉,這個政府真正係賊仔、土匪!」阿公帶著斗笠憤慨的說道,說到底,衛什麼這個鐵路地下化需要拆掉別人辛辛苦苦、愛之如命的祖厝呢?政府的鐵路地下化政策採所謂鐵路東移政策,其原理為:將現有的軌道的東邊之房子拆除,並在其地下蓋將來須行駛之鐵軌,此舉將拆除現有軌道以東16.3M之所有民宅,面積約1.47公頃,然後施行「潛頓」工法,在徵收的土地下方鋪蓋日後台南的新鐵軌,而政府評估台南土地為鬆軟之沙質土,若在施行潛頓工法前未拆除上面的房屋,將導致房屋崩塌,造成更多人員傷亡,這也是為什麼政府堅持要拆民眾的房屋。換句話說,政府將永久徵收老先生們的土地。
      「如果政府是暫時借走你的土地,使用完畢後歸還,但上面的房屋都拆除了,你們可以接受嗎?」拋出這樣的問題讓居民們思考,他們大多同意這樣的做法,也就是鐵路地下化的第二個方案,臨時軌。
      接受度較高的工法
       臨時軌工法顧名思義,指得是將在旁邊另設條臨時用軌道,並在原有軌道的下方施行潛頓工法,事後土地歸還原主人,往後的鐵路將再現有鐵路之下運行。換句話說,政府指是借用土地,而非永久徵收。
       然而這麼做是有代價的,首先,此舉將拆除比鐵路東移政策得更多的房子,並且由於仍須架設臨時軌,導致工期更長,此外,臨時軌不比平時鐵軌,由於空間縮小的原故,火車通過此地時塞車誤點的可能性更強,最可怕的是,這段時間的危險係數將大幅提升。
      政府不敢冒險,日後若發生台鐵出軌,造成人員傷亡,或是遭成交通大堵塞等,正是因為種種因素的衝擊下,政府才決定採取永久徵收土地的鐵路東移政策。於是居民的生死從此定讞,和二十年前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們各個成了無聲的抗議者。
      長達二十年的奮鬥
       二十年前,當這些居民們第一次接獲他們的家園,極可能將被怪手夷為平地時,他們便群起反抗,想以行動捍衛自己鍾愛的家園,提心吊膽的,這些人每天都擔心自己某天醒來,發現怪手在外蠢蠢欲動。
       人們和一個國家相比是多麼渺小,多麼無力?就像區區肉身和巨大的機械怪物相比,怎能抵擋的了他的摧殘?更何況,這些居民大多以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們組成。「最痛苦的是,你心中有很多話想對這社會說,想對政府說,但他們只是命令怪手前來,然後,你的噩夢就開始了。」住在新樓街的張先生如是說。二十年前大家有志一同,在鐵軌前攜手捍衛家園,當時的牆壁多麼堅實,恐怕沒有人得以強行衝破,而如今,在政府提高遷屋誘因〈在未來的南台南站的社區享有成本購屋價,並可自由設定自己想要的類型:住家、商店、復合商場等。〉,竟已有近一半以上住民決定搬遷,共同攜手的人越來越少,喊出來的聲音也漸漸變小,漸漸地,他們不在發聲,於是原本延宕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又再次如火如荼展開。
       居民仍極力表達他們的不滿,然而,在支持者越來越少的情況下,他們似乎就要變成錯誤的那群了。
       社會大眾的抨擊
       「他們根本只是想拿更多錢,為了自己的利益,讓一個這麼重大的建設拖那麼久!甚至還波及多項國家建設!真的是,希望怪手能立刻開去他家!」「賴市長加油!不要被這種人影響了!我們支持你!快動手吧!」「國家不會進步都是被這種人拖垮的!」各種反對音浪源源不絕,像被激起的海嘯席捲而來,一個將被拆除六十餘坪的張先生對此表示:「換算成政府每坪6萬元的補貼,只要360萬,我的家園就沒了,而這360萬又能做什麼?新的社區我仍是什麼也買不起啊!一個人若連最基本的居住安全都失去了,那他還能有什麼奢求與盼望?」平靜的語氣卻掩蓋不了內心激動的事實,如今社會大眾一面倒的支持拆遷,他們還剩下什麼?
       反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自救會
       自救會是一群由部分拆遷戶與社會有致之士組成,其訴求原先是以不拆除居民房屋為中心,由於組成份子有許多政商界名人,或是學者背書,成立之初被視為拆遷戶之救星、正義的化身。然而,隨著自救會自身的矛盾擴大,如:原先以政府徵收土地圖利財團為口號,後發現根本沒有財團介入而改變口號,政府徵收土地是為了補貼台鐵損失云云,或是以老屋情感為訴求,強調若採東移工法將導致老人鬱鬱寡歡等等,但在同時自己採行的所謂「民間工法」卻仍須拆除房屋,立場自相矛盾。於是越來越多人認為自救會是「來亂的」,甚至有許多拆遷戶希望他們「麥擱亂!」他們想了解的遷屋、購屋資訊有時會因為自救會而無從得知,此外,自救會也漸漸開始舉辦和東移政策不相干的活動如:摸彩、演唱等等,甚至曾向政府提出「九十萬和六萬之間的價差市府為民心的誘因」,此舉徹底喪失民心,但與此同時,也代表真正受影響的拆遷戶變得孤立無援。
        細雨持續著,如同這場久久未歇的抗爭般,儘管疲人心致,卻必須有無論如何都得堅持下去的決心。如今社會大眾、自救會、政府都要拆他們的房子,感情在這時化作最難以克服的痛苦,當雨點飄落在他們頰上時,他們明白,什麼都不剩了,沒有人是真心站在他們角度想,除了他們自己,和上頭淋著雨卻昂然飄逸的,白色布條。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4.01.18

曾予謙

加入時間: 2014.01.18
1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尚無內容。

建設與人權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89,578篇報導,共12,95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89,578篇報導

12,954位公民記者